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野外考察手记 > 赛里木湖游记

赛里木湖游记

2010-7-27   作者: 佚名

      当汽车驶过茫茫戈壁,在不经意间转过一座山包,赛里木湖就在仓促间呈现在你的面前。第一眼看见它,我几乎惊得叫出了声。只见蓝蓝一域,莹莹泽泽,从远远的山腰间铺展而来,似群山中嵌了一块蓝宝石,更似雪峰下铺就的一角蓝天。这蓝,有凝重的质感,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。往来的人一般都要在湖边停下,顶礼膜拜,大饱眼福,而后把一肚子赞美倾吐出来。我醉心于它的蓝:天是蓝的,水是蓝的;蓝天融于水,水波润着天。那蓝,沁人肺腑,刻骨铭心,充满诗意也充满令人敬畏的神秘。我忽然想起了镜子,蓝宝石做的镜子。不过,附近的牧民却称它为“海子”。每年的七月,他们都要在这里举行那达慕盛会。在叼羊赛马中展示哈萨克人的剽悍;在歌声与舞蹈中表达草原牧民的热情豪放。我想,海子的“子”字在这里不应该是名词的后缀,而应诠释为孩子——大海寄养在亚洲腹地的孩子。

  因为赛里木湖和海一样的湛蓝深邃,和海一样的浩淼广阔。天蓝蓝,湖蓝蓝;天湖相视无语。远处有横亘的山,山顶有云一样的雪,雪一样的云,在天与湖的蔚蓝之间肃然。湖边的草滩碧绿如茵,漫上去,连着峰坡上苍翠的松林。几座白色的蒙古包就缀在林边。有紫的炊烟升起,在松林的幕上袅袅,散发着缕缕佛家思绪。尽管有几簇游人嘻闹,但湖光山色形成的强大静谧之场,使人的忘我忘形显得可笑和浅薄。几头牛立于湖边,一字儿排开,就那么站着,久久地,连尾巴也很少动一下;几匹马、几峰驼,怅望着湖面,仰首站成一群雕塑。它们好像———不,它们分明是在倾听着什么或思考着什么。我忍不住走过去,走到它们身边。它们全然不觉,已然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。我顺着它们的目光看去,极目处,柔波潋滟,一湖的微笑;那神秘的微笑,如蒙娜丽莎;我却一点也读不懂。羊和我一样的愚笨。我读不懂也不去读,但它们却能读着岸边鲜嫩的绿草。你看它们在草地上愉快地漫着,像撒落在绿地毯上的碎银子,嘴不时吻着生命的嫩芽;或者干脆躺了,咀嚼它自己的哲学。

  赛里木湖是清澈透明的,它愉悦目光,但考验的是胆量。立于岸上,可见近岸处浅水底的卵石和光影投射的幻想。但在久久的凝视中,内心里不断增加的恐惧就会袭来,因数米外,那水的颜色就起了变化,由浅蓝而深蓝,蓝得发乌———想到那些飘忽的神话传说,想到湖内可能存在的湖怪和隐着的旋涡———据说当年曾有沙俄的船只在湖心被旋涡吞没……赛里木湖位于天山西段的高山盆地中,蒙古语称“赛里木淖尔”,意为“山脊梁上的湖”。为了不枉此行,我想吻一下它,于是俯下身去,用双手掬起一捧圣洁透明的液体,深情地泼在自己脸上;意犹未尽,又掬起一捧,仰脖畅饮,把赛里木湖的一部分喝进了肚里……我是一个不太喜欢照相的人,但那天我和赛里木湖合了影,我想永远和它在一起;临走,还在湖边捡了一粒石子。我认定这粒聆听和目睹了千百年禅机的石子,是可以辟邪的圣物。落日的余辉渐将远岸裹挟起来,我看到此时赛里木湖含着羞的笑容里仍然藏着几丝蓝色的温柔。微风吹过,湖水的波浪热吻着岸的脚踝,仿佛在向你表达一种无法忘却的爱意。

      赛里木湖,是一个山间大湖,湖中有一个小岛,要不是能看见远处雪山延绵,真会以为它是茫茫大海。黄昏的湖水呈灰褐色。虽然太阳已经下山,但天边还泛着金黄,在落日余辉的映衬下,山色很美,剪影分外美丽。到天色渐黑的时候,山顶处一条紫红色的镶边将山脉和天空分开,给人一种莫名凄美的感觉。

<- 返回列表